舟曲门户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汇源果汁朱新礼资产被查封,今年过年还有汇源喝吗?


文章作者:www.bar-hk.com 发布时间:2020-02-14 点击:1996



今年新年你还有汇源可以喝吗?

朱新礼试图逃离汇源果汁,奋斗了20多年,最终发现他亲手培育的汇源果汁可能会成为他余生的巨大负担。

“汇源是新年。”

今天,一则着名的广告汇源果汁似乎对汇源果汁的创始人朱新礼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他被诉讼所困扰,在年底很难过。

朱新礼上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12月2日,在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朱新礼因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付款义务而被列为“被执行人”,并收到了一份支出限制令。

然后,12月11日,朱新礼的授权代理人中国安德宇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被冻结。

申请查封的不是别人,正是朱新礼的老债权人招商银行:2015年,朱新礼安德宇资本投资30亿元参与中石化销售公司的混合改革。同年,安德宇资本将其股权抵押给招商银行。

由于安德宇资本无法清偿招商银行的债务,贷款诉讼将于2020年5月13日进行。为了保护自己的资产,招商银行已经申请完全封闭安德宇资本。

金融机构的持续行动意味着朱新礼建立的汇源帝国已经开始崩溃。

更糟糕的是,在香港股票市场上市的汇源果汁因集团债务危机而停牌近20个月。

如果汇源果汁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恢复交易的条件,将启动退市程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汇源果汁的退出似乎不可避免。

并购失败,退市,失信,资产冻结,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10年的“自助”故事,这一次似乎真的要结束了。“”从高潮时刻到死亡螺旋的故事“朱新礼”似乎是中国过去30年成功企业家历史的缩影。汇源果汁以前是一家即将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1992年接管后,朱新礼将其主要业务改为生产浓缩果汁。

当同类竞争产品很少的时候,汇源果汁成了热门。1998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张,2007年最终在香港上市。“之后的故事看起来更像是汇源的亮点:”2008年9月,垂涎中国浓缩果汁市场的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出价179.2亿港元,意图收购汇源果汁的所有股份。

在这次收购的背后,双方都有自己的计算方法:

可口可乐的计算方法是,与其在2008年烧钱重建品牌,不如直接收购已经成熟的汇源果汁,并在合并后减少多余的员工,提高效率,而不是取得更好的结果。

事后看来,这个逻辑非常合理:十年后,可口可乐还没有创造出一个可以出售的果汁品牌。

朱新礼的计算是,与可口可乐的交易对他来说是最后的解脱:在出售下游果汁品牌的上市公司后,朱新礼希望专注于上游产业链,如水果种植和包装盒制造。这两个环节也是汇源最成功的部分。

为了满足可口可乐的收购条件,汇源果汁大刀阔斧地进行重组,削减了16年来建立的销售体系:员工人数从一年9722人减少到4935人,销售人员从3926人减少到1160人。

事后看来,这当然是一个巨大的风险。然而,一旦合并成功,朱新礼拥有汇源公司42%的股份,将直接赚取74亿港元。此时此刻,朱新礼冒险放弃武术是正确的。

然而,双方都没有意识到,你爱我并希望得到的这艘大型并购船实际上是一座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冰山。

在日益高涨的舆论浪潮中,合并因违反反垄断法而被监管机构拒绝。

有趣的是,自从新的垄断法生效以来,自从汇源的合并被驳回以来,已经有40起反垄断申请。可口可乐的收购是唯一被拒绝的。汇源果汁已经被剥夺了“teet”

汇源取消销售团队带来的巨大冲击波效应很快变得明显:失去近75%销售团队和分销网络的汇源果汁收入开始迅速缩水,直接结果是汇源的现金流迅速转为负值。

在大出血的汇源果汁宣布将于2011年停止支付股息后,其市值降至最低50亿港元,较首次上市时的230亿港元下跌近80%。

从这个摇钱树消费品巨头突然变成一个急需止血的巨大包袱,一系列后续操作可以看出,朱新礼伤透了他的心,耗尽了汇源果汁的剩余价值:

2013年,汇源果汁通过关联交易收购了母公司汇源控股持有的浓缩果汁资产,发行了4.47亿股新股和6.55亿股可转换优先股,总负债47亿港元,上市公司承担12亿港元。

新股和可转换债券的发行占资产的60%,即商誉等无形资产。换句话说,在此次关联交易中,朱新礼将几乎一半的“空气”用于上市公司的47亿现金。

2014年3月,汇源果汁又发行了1.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种可转换债券被转换成近4亿股汇源的新股和更多上市公司的负债,从而获得近20亿现金。

资金最终流向公司外的关联公司:

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汇源果汁在未签订贷款协议、未按交易所要求进行公告及其他手续的情况下,向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饮料食品集团”)借款共计42.82亿元。

但是,从汇源集团的资产被持续扣押来看,田亮的非法借贷并没有帮助朱新礼摆脱困境。

拿到钱后,朱新礼仍然热衷于海外投资,试图翻身。一个接一个,投资骗局可以描述为一个接一个:

对三得利饮料中国业务莫名其妙的并购;渠道分销商的重复处理;与天地一号的合资企业是与云巴的合资企业。以及轻率地入股中石化零售公司。

朱新礼无序投资的末日即将到来:

2018年9月12日至2019年1月23日,汇源集团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昌平区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列为不诚实执行人。法院冻结了逾10亿元的股权和投资权,共执行了19起案件,涉案金额约为2.56亿元。

本文开头提到,朱新礼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之间的纠纷导致其被列为不诚实的执行人,这实际上是第四起不诚实被执行的案件。

总结:命运的玩笑

现在看看十多年前朱新礼试图出售汇源的声明。这让人很难过:

“慧远就像一个在家里等着说话的女孩。如果时间太早,就不够成熟,”他曾经告诉媒体,“如果太晚,她就会太老。选择最好的时间对汇源来说是最合适的。”

朱新礼今天的命运就像暴风雨中的小船。从山东县城快倒闭的饮料厂到价值近75亿元的企业,再到多次被查封,公司濒临退市和破产,命运给这位山东老人开了一个大玩笑。

朱新礼试图逃离汇源果汁,挣扎了20多年,最终发现他随身携带的汇源果汁成了他余生的沉重负担。

下一条: 云南:昆明两区生猪屠宰实现规范化管理